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9

关于燃放烟花爆竹的建议-给市长的信

你好,我是中科院北京某研究所的一名在读研究生。寒假在家我心情很舒适,一方面因为在家和亲朋好友团聚了,另一方面是因为在家乡天空每天都蓝得那么纯洁,夜空群星多么璀璨繁密。 一回到北京,我就觉得怪怪的,为什么回家前北京还比较清朗的天空现在感觉总是蒙着一层似乎好久没有清洗的薄纱一样,压抑得人透不过气来。 今天晚上我们刚一出门,路旁有人在放烟花,烟花直冲向我们,令我们躲闪不及;不幸的是有一位骑自行车的同志正面迎着那冲面而来的烟花!这是多么危险的事情,这是多么恶劣的行为!而看到路灯的光照出的飘动的烟尘,我想到了天空大概为什么失去了光彩。 这两天我周围好多人都感冒了,很多人包括我感到咽喉不适,尤其是早上起来。我想这应该和空气质量,和燃放烟花爆竹不无关系。 从今天傍晚一直到现在,周围一直震耳欲聋,烟尘飘散。我担心明天早晨清洁员大哥大姐得多艰辛才能收拾这残局! 我一登陆首都之窗首页,赫然映入眼帘的是“2月10日零时起五环路内恢复禁放 市民最好2月9日放完剩余花炮”,我感到不解,为什么一定要放完呢?!放不完可以回收,放完了也要回收垃圾,而且造成了短期内空气质量的极度恶化。 我想到去年一位院士呼吁向市民征收生态税而在网上争论的“呼吸税”,我想,个人是很容易在得意的时候忘记那些基本的东西。那么过年我们是不是集体得意忘形,而在烟花爆竹的璀璨声响中把环境保护抛到脑后了呢?因此,我建议征收烟花爆竹燃放税;我建议在评估相关的环境影响后,限量燃放烟花爆竹。 今天早上起来嗓子难受得厉害,不用说,明天早上起来嗓子一定会更难受,可是我没有办法。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