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9

《南京!南京!》我好狂躁

今天组织活动,我和一行人去了五道口工人俱乐部看了电影《南京!南京!》。影片之中我好几次紧握手机,几乎把它捏碎。我很躁狂。中途我几乎都不能忍受了,很想出去电影院。我还是坚持到了最后,也才脑子清楚了一点点。可是头痛欲裂。我僵硬着一副抽象的抽搐的愤怒的狂躁的表情,步子僵硬的走出了电影院,寄出人群。我去取了车,开始慢慢走,半天表情没有变化。我不时想挠头,抓狂我的头发。我疯狂把自行车骑的飞快,不能再快,正如我那不能更多承受的痛恨。我恨那些日本鬼子,可是我对于历史,对于发生的事情却无能为力,多么痛苦。三月底去了南京,我跟着人群,可惜没有去悼念纪念馆。从今天开始,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义愤,我知道了民族耻辱;从今天开始我确认了中国必须统一,中国必须团结,中国必须强大;从今天开始不再局限在自己的小圈子,我尊敬那些与外国打交道维护国家利益的同胞。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1,改变自己,身心要强硬,不要软弱,不要多愁善感,不要文艺化,整体严肃,要有国家观念; 2,有机会则支持国防事业,从尊重士兵、当兵、声援国防、从支持国防事业发展; 3,提高自身素质,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要么对国家人民有用的,要么国际水平。   PS:关于影片:汉奸是没有好下场的,敌人是没有信用的,没有组织的群众是软弱而完全没有力量的,外人是不能完全依靠的,个人受集体驱使可能有悖人性和自己的原则,有组织的中国是要保持和爱护的,……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怪事

今天中午一个人在角落吃饭,一个女人从我旁边走过,我抬头正好看到她面朝我,然后就听到&%…¥#¥!@+~不知道是什么,莫名其妙。 昨天晚上骑车去中关村,骑回来话了40分钟,有点儿累,在玻璃门前发现自己没有带门禁卡,只好等,一个小姑娘终于来了,她开了们,轻推着门我进去悄声说谢谢,她会回头莞尔一笑。不过回头太快,我很意外,晕。 昨晚吃饭和G说话,G说她前晚上回家,出租车司机二十多岁问她:大姐,你怎么回去这么晚啊?  今天事情比较多,忙得完了   那您爱人在家不着急啊?  我爱人外地出差了。  那您孩子在家能放心啊?  我孩子大了,不用操心。  G早已不耐烦了,听到这个人特别不正常。最后到了门口,G给司机钱,但司机却半天不找钱,大票机吱吱得响。G说您快找我钱啊,那小孩竟说,大姐,交个朋友吧。 G说,孩子您找错人了,我都50来岁了,儿子都快要结婚了,已经没那想法了,你还是找你年纪差不多的吧。然后G怕被跟踪,在院子里绕了好几圈才到自己家门。 现在的社会开放了,道德约束下降了,以前那些隐蔽的毛病都光天化日了。唉,不管不行。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