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9

让座准则

今天犹豫不决是否让座,为了以后减少这种犹豫,除了以往采用的扔硬币的办法之外,特别的先澄清一下我的让座原则,这样就把问题解决了。 老人。什么样的?看样子吧。 小孩。多大的?小学生以下吧,这样能把让座的美德教给他们。 抱小孩的。包括带着小学生的,理由同2.。 带东西太多的。多多?看到他或她很累的样子,不管ta是什么模样和打扮的。 激发怜香惜玉的情愫的。 好吧,就这些,有机会就让座吧,据说国外很少有让座的机会。那儿的老头老太太你要是不经允许帮人家,人家还会以为你不尊重他的独立性和看不起他的独力能力。另外据说国外的车很空的,不用让座,人经常很少,以为本来人不多,而且大部分人有私家车,坐公车的往往是穷人。那些人少的车容易引发鬼故事,北京不存在这样的情况,因为车太挤,鬼挤了半天,没上得去。 说到鬼了,今天我好鬼啊。见到一个人在我前面,我叫了ta几声,ta都没有听到没有反应,弄得我好着急,好失望。我当时就想香港鬼片里那种人鬼两世,看见ta,ta却看不见你;给ta说话,ta却听不到你。我好鬼啊!如果没有鬼,这就是没有缘分!

Posted in 生活点滴 | Leave a comment

Thought trace

记忆在某种程度上就像一片自然未被踩踏的草地,当人们沿着某种路径走得多了,就会被踩出一条路,这条路正是之前走路的痕迹。类似的,我们反复感觉到某种刺激然后采取某种行动或思想、这样几次就能在其存在的基质——大脑中留下memory trace。 我这里说的是thought trace,其实更像是思路,或者stream of consciousness。 早起刷牙,无意摸到洗漱杯子旁边有一个缝,我以为杯子破了,仔细一看,原来是铸造后的收边。这让我想起了铸造工艺:将液态的材料浇入磨具,则没有形状的材料就会和磨具成一样的形状,让材料改变物态,则成形了。 那么磨具是什么?对于材料而言,磨具就是环境。没有形状的材料最能适应环境,才能最佳地因地制宜。 在《李小龙传奇》里面,叶问大师教李小龙站桩的时候告诉他,要想一个大树、顶天立地,根基深深扎入土壤。但到最后要像水一样,融入土壤。这个隐喻说明了两点,首先要练好基本功,最后要超越固有的模式,完全地融入环境,在搏击中就是对手的打法。

Posted in 生活点滴 | Leave a comment

太极拳·李小龙传奇·乒乓

这学期初,我报名参加了一个由曲老师授课的陈式太极拳83式的培训班。 可惜我虽然自觉稍能体会基本的道理,但是身姿还是很不到位。学了一期,加上事情繁忙,就没有继续学下去。后来,我去和几个陌生人打乒乓球,那个时侯我可以不必像平时和实验室的人打时有保留,不让他们失去“兴趣”。我猛然发现,乒乓和太极多么像啊。首先在动作上,两者都要求转腰,手腕、胳膊的顺、逆缠等;其次,乒乓是靠弹力的,往往要借对方的力;再次,曲老师说要方向、速度、力量对,这对两者都适用。乒乓、太极、武术上,都要求把动作变成下意识的反应,而后来李小龙认识到这一点之后提出了人本来就有攻防的本能反应,从而可以抛弃一切的规则与动作。毋庸置疑,这是否定之否定,高一层次的反映;如果,我们没有用各种不同的动作熟练并把我们的身体训练地非常灵活、有一个动作库,并从中体会到不同动作的优缺点和用途,这些很多需要下意识的过程,从而将下意识变得有逻辑。而有逻辑的下意识是天才的特质——这是凯恩教授说的。(实际上,有招就是招式屈指可数,无招意味着有大量的招式) 这段时间,我用了些休息时间看了50集电视连续剧《李小龙传奇》,这是一个让人鼓舞和震撼的人和故事。 我在初中我一个喜欢武术的同学就给我说过李小龙,但是我一点儿概念都没有。其实,像我这样的出生在西部农村的85一代,自小看只能收到SXTVS1、2两个频道的电视,印象中只留下如《封神榜》、《包青天》、《新白娘子传奇》《白眉大侠》、《甘十九妹》等等这些电视剧,你看,这些都是些神化或武侠剧。小的时候常想自己有武功就好了,也常常和小伙伴们比划着对打“比武”。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和同学之间相互“点穴”,没有效果,但是我和不同的人“切磋”,渐渐发现了前胸、后背上那些让人感到痛的“穴位”。初中时,尽管曾借ZJJ同学的关于点穴的、以及什么拳的书,却没有天赋,一点儿也没学会。 之后,我“专心”学习,“武功”和身体素质越来越差,连我侄子我都对付不了了。但是,高中阶段,我开始学习乒乓球,那个时侯,生活就是两件事情:学习和玩,玩就是篮球或乒乓。我那时常常去学校的乒乓球台去,人多台少,我们常常是擂台式的打法。在那里,我和很多常打乒乓球的人交过手,但我从来没有总结过每个人的技术特点,我只是知道我能不能打得过他。在两年的时间里,我从不会乒乓而和一个同乡合资买了一对最便宜的乒乓球拍开始,到后来打败常见的对手。这个过程中我不断总结自己的打法,向对手学习他们的发球、接球。我曾经在笔记本上被灵感驱动写下“神随球转,身随意转”,这却把一个同学逗笑了,我至今不知道他笑是什么意思。那时候什么东西都想有所教益,什么东西都总结到很抽象的水平。但是,我知道,如果我没有总结,没有和那么多高手切磋、学习,那么很有可能两年后我的水平还是保持一个相对落后的水平。 我看了《李小龙传奇》,首先感受到的是李小龙的自尊自信、特别是一种强烈的民族自尊心。这让每个华人都为之动容,也让我感到很惭愧。我自认为在对外交往中没有降低自尊,但是和李小龙那种气概比起来,我真是自惭形秽。而且那种自尊心不是一种狭隘的自尊心,而是促进你上进的力量。我小的时候就感到自己有一种力量,那就是自尊心的驱使下,争强好胜的斗志使人做一件平时做不到的事情。 另外,在提高武术中,首先我看到这个武术天才在武术提高中的“武痴”状态,他将所见到的本质关系结合到功夫里面,从而获得对武术不同的视角,以及对这些视角所得到的观点的隐喻表达,这些观点有的是水平位置不同,有的是高度差异。平常中,做一件难事或者把一件事情做得卓越的人,我们常常能从他们身上看到这种“痴”的影子。 其次,我看到交流的重要。令人耳目一新的是叶问大师的学术氛围,故事中叶大师带领二徒弟心力等去台湾访问,这段时期,心力等当然获得了不少武学启示,功夫也大有长进、同时小龙也学到了王家的腿功。叶问要求心力和小龙相互一点而不漏地相互将这段时间的所学传授给对方。两周后,叶问叫两人比武,看看相互学习的效果,结果看出了小龙已经将所学全交给了心力,而心力则没有。叶问非常生气,要将心力赶出武馆……而大师兄在小龙准备全港拳击比赛时,教他拳法甚至将自己做靶子,令人感动……从这个故事,我们能够看到叶大师要求教学氛围,考虑到那才是上个世界五六十年代,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即使在今天,在中国的很多从事教学、科研的机构,仍然没有达到这样的开放交流的氛围,唯一听说的是微软亚洲研究院。事实上,李小龙以后仍然保持了这样的做法,就是和任何其它的武术类型的交流都是坦诚地交给他们自己的所有绝技,以期对手也能交给自己他们的绝技。这是在宗派和武术类型上比叶问更进一步,更加开放地去大胆吸收,从而也达到了新的水平和境界。从武术而言,有几个方面的不同,一是武术类型不同,如咏春拳、洪拳、空手道、跆拳道、泰拳、拳击等;二是训练方法,如铁人、大铁鞋、电刺激肌肉;三是特长不一样,比如,寸拳、高位起脚、腿功、膝击。结合实际,现在在国内,科研氛围不好的一个方面就是交流缺乏,我想这可能和民族性格有关系,从电视剧中就能看到。这两年我也在努力改变自己交流方面的态度、能力。 另外,交流中已经有包容的意味。李小龙有说,要能利用一切,一切都能为我所用。这两句话缺一不可,前一句说明了去扩展、去学习;后一句则反映了一种决心和态度,不会自我设限、固步自封。这是非常大气的态度,包容一切相关事物的胸怀和愿望。前一段时间我看到Purebeing的blog里提到老徐的博客,我一直不认为我跟这些名人有什么关系,从来不想去看看他们的博客。现在我发现我给自己设立一堵墙,失去了欣赏他们的机会。 这个电视剧里其他的给人启发的哲理: 练功在练心,站桩练心性, 身心平静如水 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 一是练习基本功;二是常与人切磋 说了假话,就要说更多的假话来圆谎。 早上10km 哲学首要的是揭穿虚伪,过度的骄傲或过度的谦虚都是虚伪。中国式虚伪。 和各路高手比试,不在于战胜谁,比出输赢,而在于学习。 不虚伪不强求唯有武林的事不能推xx,你能说说你的理由呢?整体概念,针灸调理全身与外界的关系。清空杯子再行注满 做人中规中矩,习武农艺乖张不羁 尚武精神—— 力从地上发,拳从心中发,节节能发力,攻守寸位间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概念与实务

前一段时间一直和小潘讨论人生。 对我最有启发的是他区分出概念和实物。 在我看来,自古至今中国的知识分子有一个缺点,就是重概念轻实践。这在钱浩同学(我们ibp2007有两个同学看起来就和ta十二三岁的时候没有多大变化,我的话说就是长得很童真:一个事钱浩,另一个是小King)2009年7月1日在IBP大报告厅的演讲《青年知识分子与国家命运》已经做了很好的说明。他举了晚明的知识分子和民国时期的几个知识分子的例子,说明了晚明那样一个其实社会环境不算差的时代,知识分子不关心国家百姓的生产生活、蔽身心于自己的书山学海;而民国时期的部分知识分子则留学归来去乡村搞社会试验。 小潘举了一个例子,比如说,现在我们读博士家里人都很高兴,但是博士毕业之后,那时候我们一无所有,家里需要什么我们都无力提供,家里能高兴的起来吗?所谓读博士这是一种概念,那远不如你给父母买一套舒适的房子给他们带来持久的快乐。这个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事实上,我想邓小平的“黑猫白猫”的实用主义做法就在于规避理论和概念的纠缠,而注重实际、把大家往实践的路子上引导。 实际上也是,至少目前作研究我也还是不够重视实践。平时有很多想法,但是总是由于困难而不去实施。 再看看国外,当一个新的工具发明出来,人家会在一两年的时候内把这项技术重现出来并应用于自己的系统,解决以前的工具解决不了的问题。这种效率非常给蜗牛速度的我以很大的震撼。同时,别人也会为了解决一个问题,去做复杂的功课,动辄花费两三年做一件事情。而我则不懂分子生物学以及生化实验而不敢去试一试。 小潘说,概念和理论其实谁都有很多,但是,科学要求的是数据,如果没有数据,所有的概念都是没用的。当然,他指的是实验科学。 我想,做科研就是把事情理顺了,然后把问题frame出来,在通过尝试揭示新现象或通过设计实验假设检验,来给解决问题提供线索或证据。 生活中也是一样,那些基本的物质需要我们必须满足以后才能忘我地去工作。如果不承认这一点,一是没有责任感(小潘因此强烈建议我找个女朋友)的体现;另外是很虚伪的,嗯,中国式虚伪!

Posted in 成长 | Leave a comment

2009年7月1日演讲比赛

2009年7月1日,我作为观众参加了“青年知识分子与国家命运”演讲比赛。 思想收获与感想 实践 QH同志如同一个历史学家给朋友讲历史故事般地讲述了晚明的知识分子和民国时期知识分子在救国救民中的不同表现。他先从科图历史书展中说明明末虽然君主昏庸、朝纲败坏,但是文化和经济还是繁荣的。而那时的知识分子以东林党为代表,而民国时期的从海外名校留学归来的则在乡间搞社会试验。本质上说,知识分子有两种行为方式:空谈学术或联系社会、融入民众、结合实际。 自我定位 演讲技巧 共鸣 聊天式 HM采用了很教科书的演讲思路:提出一个问题

Posted in 成长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