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5

社会的自省与反思

每年回家都会有很多感触。 对于家乡的变迁,对于农村的发展,对于乡情。 “天价彩礼”的背后是农村养老困境 返乡笔记作者:最希望大家关注农村养老问题 北漂族不啃老 如何替农村户口的爸妈养老 内地婚礼奢靡之风刮向农村 份子钱金额令人咂舌 份子钱成沉重负担 男子称每年花去三四个月工资 每逢佳节 近乡情怯:我们早已是故乡的异乡人 份子钱,嫁妆,风俗,形式

Posted in 博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长大的与长不大的

还是喜欢小时候,是一种schema吗? 姐夫喜欢看武打片,我也喜欢看。 好像自小大部分都是这种类型的电视剧。 其实这种电视剧就像垃圾食品一样,缺乏营养,跟现实很少连接。 无非是故事情节、武打场面。 而没有关于自然的、历史的、地理的、风土人情的、或科技的明显知识,我么的幼年没有。 那只是一种感觉刺激,简单的。 你想多了就是想多了。 没有意义。 有另外一种力量,那就是对意义的追寻。 还有一种力量,那是对于看电视(而非干活)的愧疚以及对于父母责备的担心。 别人家看的是什么电视? 截然不同的。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正确地无所谓

以前觉得无所谓的态度是很糟糕的,因为这似乎缺乏一种应有的(泛滥的)尊重。 直到现在,才发现生活我们需要一千种表情,其中一张是无所谓。 无所谓,不是因为我们不尊重,不在意,而是无所谓。 因为那不是重要的事情,根本没有必要。 而且,一个问题的回答可能牵扯新的问题,凡事都可能带来新的事情,何必自寻烦恼呢。 一种情况是人际关系,比如和孩子的关系,这关乎教育。如果你很在意孩子,他的哭闹就让你让步,他会越来越任性。一个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拘小节的孩子是缺乏教养的。而一个独自时胆小,而父母在场的情况下放肆的孩子必然是惯坏的。不惯坏需要我们调酒我们的反应,不能总是任由孩子无所顾忌。 有的家里的孩子就是很懂事,而有的家的孩子就胡闹。我喜欢那些懂事的孩子,不是因为他们感觉容易控制,我不希望孩子的天性得到抑制甚至扼杀,但是有必要管教。 在孩子面前软弱就会建立一种倒灌的关系。在不该和孩子讨论协商的时候协商,以打骂威胁来使孩子听话,没有原则地让步,给孩子一种没有原则的人生观。狭隘的地方吃得开,却格局受限。

Posted in 自由生活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住宾馆

昨天晚上十一点住进宾馆,很便宜的宾馆。 几乎是没有约定,两位室友帮我搬了家。想来幸亏他们,否则我得搬不知道多少次才能安定下来。大概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吧。当然不能存侥幸心理了! 想来也是,所谓生气是给自己找罪受,具体到这里,就是我因为愤怒和不信任,绝决地决心断绝宿舍关系,不得不花几百块钱和一些麻烦。 住宾馆,我计算了一下成本。网上团购了附近最便宜的宾馆3天,花了350来块钱。而去看的房子则是需要700块钱,而且还需要额外交水电网费。所以还是要便宜点儿。不过因为我不是大学时候那么窘迫,才能这么“任性”。有时候你真的有个critical mass或者一个临界点,过了这个点事情会好办太多,你可能反而省钱。临界点之下,没钱反而花冤枉钱多。 住宾馆的启示:开始要了一个有窗户的,的确有好处,就是空气会好些。但是缺点是靠马路边晚上有车会比较吵。第二天晚上说的时候太晚了,的确有什么事情要早点儿说啊。第三天换到里面,只考虑了安静,却没注意到通风性不好,而且格局也没那间屋子大。当时主要的抱怨是噪声,以及马桶位置别扭,别的都忽略了。

Posted in 生活点滴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厚颜不无耻

不知道为什么以前特别脸皮薄。 尤其是初中以前,有人提到我,我都会面红耳赤。无论是小学三年级时被诱导“承认”偷盗后在团员活动会上被不点名批评时在教室最后的地方,还是小学六年级批阅作文的老师拿着我的作文来到班里读,还是初一被语文老师课堂上拿我跟高同学比较评头论足,还是初三因为没有交作业被物理老师半节课辱骂面红耳赤泪流满面浑身是汗时。 很多人跟我一样。 只是,后来我的身体不好了,没那么好的“气血”和敏感的情绪反应能量来脸红了。 直到我无能为力,把人丢尽。无所谓了。 尤其是想想找工作,找对象。你就没得脸皮薄。 理智地说,可能跟你无所谓。或者你对自己有正确的认识。有足够的安全感。

Posted in 成长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