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用人力

过早地接触资本于工人的剥削关系理论,对剥削这个词产生了一种负面情绪。也对所谓剥削关系变得敏感而提防。在实际中,让别人帮我做件事情其都特别不好意思,充满感激。这甚至影响了我组织管理的效率。而我自己也试图避免陷入被剥削的处境。

在公司,的确往往都是上级(如果上级这么自认为的话)指派任务给你完成,然后指派新的任务给你。周而复始。尤其是在做决定你插不上话或你的意见被忽略的时候,这种时候往往使你觉得这就是剥削了。诚然,这样做也能把事情完成,于做事未必没有好处。

另一方面,在追求和气氛围的地方,松散的组织下,执行力未必高,尤其是参与的人没那么上心的时候。这个时候,所谓的人际关系和谐影响了工作。如果离开这样的地方去外面,就会意识到外面的竞争激烈,不禁想打破所谓的个人独立,追求每个人的自主的导向,协作起来做更多的事情,取得成就。

个人的社会资源的分配,现在社会中很大部分是通过劳动得来的。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本和能力(包括见识意愿)开始一个事业。而小资本则为大资本服务,都是社会机器的零件。所以劳动关系是不可避免的。甚至人们在用工资多少来评判一个人,尤其在贫富差距大,大部分人仍不富裕无忧的社会。这种评判是见树叶而忘记树,可忽略了人本身。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大概分两种吧,生产的或生活的。生产的就是工具性的,就是对于他人的价值,比如帮他做一件事情。一种是生活的,比如亲人之间、朋友之间这种个体的需求。但是这种本身之间又不是截然分离的,一个令人尴尬的例子就是性行为。在一个低的层面,人们都希望自己获得更多的享受与舒适,获得更多的物质条件。而不希望自己费力为他人某福利,这主要是劳动之苦以及个人自由(时间)的限制。

其实,在现实中,为他人工作的人未必觉得这种关系就包含我所获得的剥削所意味的那种痛楚感。无论你现实中所见的人,还是《白鹿原》里白嘉轩的长工鹿三。他们一起生产,不能说一起生活,但是吃饭这些都是一起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