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Views and Ideas

韩春雨

韩春雨的文章发表后,流行了几篇文章,其中一篇将其与Feng Zhang进行比较,似乎在讽刺FZ创新不足。我觉得这种比较酸酸的,不清楚是否是华人的一种劣根性。 也有人立即说在多么差的条件下做出这样的成果多么不易,这只是想当然地路径依赖。我去看了采访文章里关于这方面的说明才判断,条件不像国内很多地方那么奢华,但也凑合。听说国外很多实验室设备很陈旧。 旁观者总想说点儿什么。往往要显得自己懂得很多,无论如何能做出评价,就似乎被评价的人也不过自己的理解。好一种阿Q精神。 也有些人,开始崇拜Han,见人就说自己有了新偶像。好像因此自己也鸡犬升天了,甚至在别人中立地看待这个技术,仅提出这种技术的目前的不足(期待进一步讨论完善的可能途径)时,马上夺过话题,开始说这项技术的好处。这种阻止讨论的行为也是够了。 有建设性地看这个问题,从韩春雨的背景,创新的环境条件,国内科研的发展。 韩是的父辈是知识分子。我觉得这种优势是难以忽略的。他在农科院、协和进行了很好的科研训练,这是基础。现在国内的水平越来越高,很多同等水平的学院、研究所培养了很多基础较好的博士,这是我们未来科学的潜力——本土培养的人才创造出世界水平的成果。韩没有出过国,这给大部分未出国的国产博士长了气。国产博士一般不被看好,国内很多人认为最好的人都出国了,对留在国内做博士后或其他工作的博士看不起,我对此已有体会。其实我想对该教授说,最好的人出国还不是因为您的水平呵呵呵。气话无用,关键是我们自己要有信心。我们都面临一种境况——那就是必须证明你自己。既然博士期间,你没有证明,那么现在你更要加油。证明你的想法,证明你自己。 韩位于一所名不转经传的大学,遗憾的是河南河北人口众多,却一直没建起特别知名的好大学。但是从采访看,他在学校的待遇还不错。至少学校是重视他的。而且他有车有房,也算无忧无虑。这跟在大城市里那些年轻的无论是PI还是更初级的研究者的境况截然不同。恐惧使人胆小,这看起来是句废话;但是没有安静放松的生活环境、动态的环境带来的干扰、竞争的压力、买房买车的焦虑使人注意力不能集中,持续深入地思考。 如前所述,现在国内科研水平随着科研投入以及人才引进水涨船高,一些方面有了内生力量,当然在很大程度上要感谢科研资源由互联网的分享。韩的例子必然预示着以后更多土生土长的杰出人才与重大成果。我们期望更合理的资源分配,使有想法的年轻人有机会去尝试证明和实现他们的想法。我们要更加专注和努力,酝酿自己最前沿的思想并证明之,在这个潮流中脱颖而出,不负时代,证明自己。  

Posted in Views and Ideas | Leave a comment

学习之恶

早上在火车上的播音,一个童音急切地问:”爸爸爸爸,为什么太阳东升西落?“,大人不耐烦地说”去去,这些太小儿科“,然后童音更多问题”向日葵为什么总是朝向太阳?“……主持人开始说话了,提出要”让我们来学习科学知识“。当时我就厌恶学习了。 科学知识需要学习吗?这是个问题。 或许更重要的是思考。 那个大人首要的问题不是缺乏知识,而是缺乏态度,更不论态度合不合适。首先,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其次,缺乏好奇心、探究之心,那么学习正如饱时吃东西,索然无味不说还难以消化吸收。再次,需要一些基础的知识,这是真正需要学习的。 如果有一个基础,问题就变成一个合适的角度了。对于我来说,太阳东升西落的本质在于地球绕太阳转。那么行星运动为什么是这样的形式?等等这些问题。而向日葵朝向太阳,那么向日葵一定能感受到太阳的光或/和热,那么这是如何感知的,又是如何改变姿态的?这是我的思维方式。 思考就是需要自小而上和自上而下的交流,归纳与演绎交替运用,来推动思考,满足好奇心,平衡认知稳态。

Posted in Views and Idea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性别之战

好朋友初恋一个女孩,但还没见面,却陷入单相思状态太久。 我决意帮助他度过这关。 于是,我写了封信给这个女孩儿,约她出来见见。 她看了我的信,却不回信。我发短信问,她才说她已经有自己的生活和喜欢的人,告诉我不要“强人所难”。可笑!哪儿有强人所难。我措词小心谨慎,充满诚意,哪儿有强人所难?! 好吧,自我的独生子女! 我才意识到我这朋友,本是有胆识之人。却一直踟蹰不前——正是因为拒绝之痛。即使作为非当事人,虽无甚感情投入,但求客气,已是敞开心扉,满怀亲善诚意。反而遭遇不客气的责难——那种感觉已经叫人不安了:凭什么!——作为当事人,只会更加难以忍受。 何以至此? 我为什么要客客气气,谨小慎微?如果我不在乎?那就不会受伤。可惜我在乎,我怕言辞闪失,造成我朋友永远失去可能的挚爱。我朋友太在乎了。未见其人,已经投入这么多时间和心思。或许,我太过了,如果需要那么小心,那还怎么做朋友? 在我看来,爱的产生有两种情况:一见钟情,或者日久生情。前者难能可贵,需要出众的条件与表现、以及缘分。或许后者更实际,同学、同事、朋友,经常见面,有很多时间能相互照应,逐渐彼此了解、终于发现对对方在情感或生活某些方面产生依赖,或产生共鸣。 可是,这两种情况仍然是很不易的。 想想那些工作场所性别比例失衡的学院和工作单位。这些工作往往也需要人“严谨”单调。 这种单调来自自小所受的失衡的教育、以及社会传统的习俗与习惯。这个现在想来仍令人痛恨。自小在学校,你迟早只顾学习了,不会别的、不会利用社会的资源、不善于和同学交往。也或许因为我们运气不好,没有青梅竹马。我们喜欢的人可能很多人都喜欢,我们不敢说出来。我们来自古老的家庭传统,甚至缺乏自我。我们缺乏一种爱的教育,一种爱的素养。 现在除了几千年的熟人社会里接受家族安排,现在突然没有准备地不得不自己来承担了。还有额外的困难。一方面,现在的孩子成长于物质正在富足的时代,正如饥饿的人找到食物,缺乏中长大的家长把补偿性地对孩子过于溺爱,另一方面,电视网络时代,每个人都被电视、电影、小说洗脑,爱情好像就该属于那些王子和公主的、男主角或女主角总是有着显赫的背景或天生丽质的外表。总之,他想要最好的,尽管自己并没有那么有准备或基础。 一个简单的问题是,我们缺乏基本的教养。我们缺乏在性方面的教育,缺乏在异性交往方面的素养和礼仪的培养。至少,正如科技进步减少了现代社会中人类的很多病痛,人文素养需要普遍提升以减少人际伤害,需要更公平的社会资源使每个人都有机会获得王子公主的教养,无论是打扮还是礼仪,具体的,比如该如何委婉不伤害的拒绝一个人对你的爱。

Posted in Views and Ideas | Leave a comment

爱·Love

小时候我没见过世面,我对社会和生活也没啥经验,但是我在电视上看了很多故事——我真心以为那是真的。我也学校读了很多书,语文课本里写了很多的故事,大部分我都只能想象。试想我从来没有见过真实的荷花却依然想象出《荷塘月色》的美,还没翻过马路的围栏却因为《背影》留下眼泪。因为我见过月光与树影,因为我也有深沉爱我的父亲。 对于很多事情我都理想化地认为那是真的,直到我来到北京这个大城市,我还是没有见到电视里的场面。其实,我一直专注在现实里,电视里的场景也在记忆中随着时光消退。 我从来没有遇到电视里描写的爱情。我有时候发现现实比电视里更真实。当然我…… 待续 对别人的要求也对照自己能给别人的。  

Posted in Views and Idea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The importance of first encounter

My friend once told me if only he met a girl he would fall in love at the first sight. I often have such an instinctual feeling that I can tell if I will love or like someone at t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English, Views and Ideas | Leave a comment

前浪之死

人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看社交网站上流行的网文,或图片。 看风靡一时的骑马舞、都教授。 浪的比喻不错。毕竟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 为什么如此呢? 不仅因为精力不在,更是因为以前你苦苦学习的现在轻易能够Google到,以前你费劲做一个实验,现在一个kit很快搞定。那些时间白费了。 我们常常缺乏安全感,感觉没有安身立命之所在。患得患失。追求安稳。 但是如果知晓这个情况,那么我们则需要注意了。为了避免被淘汰。确保你处于一种学习的状态,一种更高效率的状态,总之,就是三个代表的先进性。 被动总是难受的。即使是一件对你不利的事情,当你知道迟早要发生。你准备,甚至主动去做这件事。则更平稳着陆。 而如果一个孩子自小能培养这样的心态,则善莫大焉。  

Posted in Views and Ideas, 中文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